像是一條隱形的線
在我的身上繞了圈

如果是輕輕的束住
我還可以輕鬆的活動

但如果拉線的人狠狠的拉緊線
這…叫我如何呼吸

這種感覺在二專時也曾出現
後來,束縛感消失了…
我很自在

現在又感覺到難以呼吸
別束的這麼緊可以嗎?

二技就像是二專在重演
但是我不想再以相同的方式去解決問題
到目前為止,多了很多的新橋段
考驗著我…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a 的頭像
Mia

牛不喝牛奶

M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