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耕、夏耘
秋收、冬藏
是最近偶爾出現在腦裡的一段話

前幾天
老爹跟娘就去拔了些白菜頭
準備曬點蘿蔔乾、菜脯米

菜脯米在曬了幾天後
老爹今兒個叫我拿著乾淨的掃把去掃起來
準備拿下樓來再曬個幾天
原以為是件輕鬆不已的差事
沒想到陷入了令人頭痛的階段

拿著掃把上樓時
走了二樓一整圈都沒發現曬在哪
但又有聞到味道
這就怪了
再回頭一看…原來是曬在窗戶下呀!
真不曉得是我眼睛太大還是…?!

開始掃第一下就知道糟了
菜脯米全貼在地上了
還貼的緊緊的

認份的開始
一根一根的慢慢拉
再用乾淨的掃把集中、進袋

感覺時間過了好久好久,一抬頭
天呀!怎麼才收起一小角呀!
那麼大一片的菜脯米是要我收到中午嗎?

老爹還上來幫忙
拿著乾淨的刷子弄一些起來
之後,他就跑掉了  = ="

耐著性子慢慢收
連奇異果廣告詞都用了上來
「起來~現在也才@#$%$」這句
終於…有些部份是沒貼的那麼緊
只要掃一下就起來了

在花了一個半小時後
我成功了
全都掃起來了

短時間內
我不想再收菜脯米了
太累人了吧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a 的頭像
Mia

牛不喝牛奶

M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